置业导购

 置业导购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2

何以一线城市成了离婚重灾害地区太阳成集团。何以一线城市成了离婚重灾害地区太阳成集团。何以一线城市成了离婚重灾害地区太阳成集团。“中国家庭在飞速崩溃,中国婚姻在火速终结!”——继人口雪崩之后,社会舆论又发出了惊天一叹。2018年,中国的结婚率再创历史新低,每500个人中,只有14个人结婚。而离婚率却连续16年节节攀升,2002年每7对夫妻中只有1对离婚,到了2017 年,每 3 对夫妻中就会有 1 对离婚。传统婚姻制度受到剧烈冲击。是什么样的洪荒之力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扭曲了中国的社会结构?种种矛头,指向了房地产。一线城市异常涌动的离婚潮,与高歌猛进的房地产之间的荒唐关系,始于“限购”。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。60 年前,中国人为了分到一套房子而匆忙结婚,60 年后,中国人为了能多买一套房子而排队离婚。一线城市,离婚重灾区比不结婚更可怕的,是全国上下正在掀起一股离婚潮。成千上万家庭组成的多米诺骨牌,正以脱缰之马的速度接连倒下。中国人步入围城的速度,已经远远赶不上工本费 9 元一本的离婚证的印制节奏了。2018 年,北方离结率又一次刷新人类社会底线,每结婚 100 对夫妻就同时有 60 对离婚。谁能想到,号称最有道德观的泱泱大国,竟然有超过六成的夫妻宣告单身快乐。跨入 21 世纪,越是发达的城市离婚率越高。尤其人口超一千万的北上广深,正沦陷为离婚重灾区。以北京为例。从 2006 年开始,北京市的粗离婚率(每 1000 个人里面离婚人士的对数) 直线飙升,从 1.5‰上涨到 3.2‰,翻了 2 倍有余。可能有人会说,数据上升是正常的,毕竟那些“假装”生活在帝都的人们,生活压力比在十八线小县城大多了。面对着猝不及防就会砸在头上的裁员信,面对着动不动就 996 的加班制度,面对着一不留神就被“挤怀孕”的下班路,中产阶级是一地鸡毛,心力交瘁。应付完股灾、应付完直销骗局,哪还有工夫维持一个家庭的和和美美?表面来看,这说法似乎有一定道理。但是,同样是东亚文化圈,同样是“社畜”遍地的国际化大都市,为什么东京、首尔却和北京大不相同?从 21 世纪开始,东京和首尔的粗离婚率就以平稳的速度缓慢下滑,而北京的却急速上升。到 2010 年,北京的离婚率首次超过东京、首尔,正式与二者分道扬镳,差距越拉越大。这种趋势,无疑透露出一股吊诡气息。同样是生活高压,为什么东京和首尔的粗离婚率向下走,北京却是向上走?放眼全球,离婚率较高的国家大多是囿于贫困、 风俗。怎么到了中国,经济发展水平越高,婚姻反而更加脆弱,想离就离?背后的原因,指向了房地产。少奋斗十年从 2010 年限购到 2016 年“930”新政这段时间里,“假离婚”能让很多一线城市的家庭获得更多收益。一次“假离婚”,就能少付 80 万元,相当于一个底层职工不吃不喝工作 10 年的工资。凡是有点经济头脑的夫妻,都会作出“假离婚”的选择。在其他的发达城市,也有些人是为了拿拆迁款(多几套房) 而选择集体离婚的。2017 年,南京高新区有一个村搞拆迁,全村 160 多对夫妻,上至八十多岁老两口、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,90% 都离了婚。记者采访村里一位 78 岁的离婚大爷:“这样做不怕闹笑话吗?”大爷双手背在身后,悠然自得地答道:“一百岁也照样离。”因为离婚的好处可多了,多出来一户,就能多拿 70 平方米的房屋面积,以及 13.1 万元补偿款。如果你还不愿意相信是房子左右了中国人的婚姻,我们可以再看两个数据:一组数据显示,2017 年中国人去法院办理离婚的比例从 2010 年的25% 降到了 15%。越来越多的夫妻,和和美美地走进民政局领离婚证,很可能就是已经谈好了为买房“和平分手”,所以不需要法院介入调解。另一组数据显示,2000 年与原配偶复婚的只有 5.78 万对,2016 年飙升到了 39.85 万对。很可能是事情办好了,夫妻双方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了。针对离婚买房,网上此前还热传过一个“有问必答”。问:我是已婚 MM,在本市市区有小套房,现在想换套大房子,把小房送给父母,但是咨询了一下,过户费太高了。请问怎么减免相关费用呢?某律师回复:与老公离婚,房产给老公,房产证去掉你的名字;爸妈离婚,老公和老妈结婚,房产证加老妈名字;老妈和老公离婚,房给老妈,去老公名字;然后各自复婚,房产证加老爸名字。如此操作,结婚共3次,工本费每次5元,共15元;离婚共3次,工本费每次9元,共27元,总计 42 元,省去过户费,且获首套房优惠政段子越幽默,越折射出婚姻的扭曲。金钱上获益了,道德的包袱却丢得一干二净,甚至还发生“夫妻为买房假离婚、妻子拒绝复婚被丈夫割喉”的惨案。多少荒唐事,尽藏楼市中。被房子挟持的一生其实,历史是惊人地相似。在今天的市场经济时代,中国人为了一套房而离婚。在 60 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,中国人也曾同样为了一套房子而结婚。20 世纪 50 年代,神州大地上正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改造,举国上下都希望早日把落后的农业国改造成工业国。当时中国“收割农村,反哺城市”,大力发展重工业,对于住宅建设的投入非常少。而彼时“计划”是唯一的通行证。小到一粒米,大到一套房,统统都由行政的力量分配。由于住房紧缺,一大家子十几口人挤在一间小房里的比比皆是。例如上海,当时最流行的住房样板是“筒子楼”,几户人家共同使用厨房、浴室,一点隐私都没有。随着人口不断膨胀,城镇居住环境不断恶化。据《安徽日报》报道,1950 年至 1978 年中国人均居住面积由 4.5 平方米缩小到 3.6 平方米,房屋稀缺达到了 869 万户,占当时城镇总户数的 47.5%。当代中国人的房子梦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当时政策规定,城镇职工只有结婚后,才能享受分房福利。如果你是单身,一般来说只能和别人挤宿舍,再有钱都没用。那时候,很多人内心都会一种憧憬,早点结婚!所以,说不上什么喜结良缘,当时为了房子而草率结婚的事,时有发生。六十年沧海桑田。每个人的命运沉沉浮浮,背后总有一只手从未离开。本文节选《中国城市大洗牌》,删改较多,更多精彩内容请查阅原著 12月市中心有楼盘又现抢房状态 | 开盘汇总保利云上最后一批房源已取证认筹 总价约412万起易眼看房